鸭脖体育在线登录

全国服务热线 9002149

当前位置: 鸭脖体育在线登录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史话》搞垮蔡辰洲来证明王升罪状──关中传奇(三) - 两岸史话 - 言论

发布时间:2022-08-16 12:23 新闻来源:http://dede.com 浏览次数: 2802

十信案是继前一年十月才发生的“江南命案”之后,台湾所爆发的另一起震撼政治、经济、甚至冲击影响到整个社会的重大事件,这使得已是风烛残年、身心交瘁的蒋经国,只能强忍著浑身病痛、承载著巨大的压力,加速推进各种政经改革计划。隔年九月二十八日,党外阵营宣布成立民主进步党,同年十月十五日国民党十二届三中全会决议通过结束台湾长达近四十年的戒严令,由行政院送请立法院研议通过。一九八七年蒋经国总统明令宣布自七月十五日解严,开放党禁及报禁。

十信案全案内情复杂,牵连极广,案中所涉各方,对全案常有不同解读,比如在资深媒体人王骏所著《十信风暴》一书中即提到,当十信案行政处分名单出炉后,时任财政部金融司长的戴立宁即语重心长,忿忿不平,曾对该书作者王骏说:“没有江南案,就没有十信案。”意即当年颇有人认为,当局掀起十信风暴,系刻意转移媒体与社会大众注意力,为“江南案”造成的冲击伤害“分忧解劳”。

而关中也直指十信案另有玄机,“这是国民党一个非常大的政治斗争,而且牵连之惨烈难以想像!蔡辰洲事件是因为王升引起来的,十信案是反王升势力的结果,目的就是彻底斗倒王升。”关中说,当初提名蔡辰洲选立委时,经国先生就不高兴地叫来蒋彦士问为什么?蒋彦士马上澄清外界对王升有介入的传闻是不实的,又把提名过程说了一遍,“可见蒋经国当时已把提名蔡辰洲与王升势力坐大链接起来,这在当时的政治斗争里是多大的事,是要透过搞垮蔡辰洲来证明王升的罪状,是指控王升不但扩充军权和政治力,还结合台湾本土政商关系……这就落实了他的政治野心!”关中强调,尤其在那个年代,蒋经国对政治人物与商界来往的关系特别敏感。

“但十信案本身是真的重大犯罪事件,并不是罗织坑人吧?”我问。“是没错,但他发生这事却被扩大了嘛,十信案可说是一个纯粹金融、经济上的事件,但把它跟蔡辰洲和国民党选举扯在一起,就太牵强了;后来还高度政治化,扩大到省议会,变成国民党与党外的斗争,造成这么大的政治风暴,党外还集体辞职……”关中认为,十信案创造了很多台湾第一,从事后看,政治上的因果关系不成比例,其中有多少人想运用这个事件把它变成更大的政治风暴,还想要更扩大,让国民党受到更大的伤害。

而这一切斗争的逻辑总是经过蒋经国同意的吧?“当然啊,如果他不同意,怎么发动?而且是他才能发动国家情治的力量,安全局、调查局等等所有力量,都是针对王升一个人。”王升或许真的始料未及,就像他的首席大将萧政之后来在失势后,曾经对关中说:“我们这样有什么恶意呢?又没有犯法,我们国民党被看成是外来政权,不去和本省人结合,哪有出路?大家一起合作为党为国又有什么错呢?”殊不知这些举措安排可是在培植个人势力,严重犯了强人的大忌。

在整件事中,关中始终自认只是被牵扯进去的边缘小角色,是雷渝齐在未获立委提名又落选的新仇旧恨下,透过情治单位某些人提供的资料,以杂志攻击抹黑刻意放大,“然后就说关中提名蔡辰洲是拿了钱的,接著蔡辰洲到立法院就搞十三兄弟会,结党营私有政治企图,紧接著就爆发十信案,经济犯罪的问题就跟著出来了……”而那时正是台湾钱淹脚目、热钱滚烫的年代,以一九八五年来说,台湾几乎整年都有经济犯的问题。

更让反王升势力振振有辞、大力批判的是所谓的“十三兄弟会”。在蔡辰洲当选立法委员后,当时媒体有颇多报导他结合刘松藩、王金平、洪玉钦、谢生富、李宗仁、李友吉、林联辉、蔡胜邦、吴梓及萧瑞征等立法委员组成所谓“十三兄弟”的派系,经常邀请财经官员,而且向官方游说“合作社理、监事可无限制连选连任”以及“信托公司可承办银行业务”等与十信案有关的修法问题,蔡辰洲也将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事业。

但关中认为这是树大招风的结果,蔡辰洲是继他叔叔蔡万才之后第二个财团人物进入立法院,以蔡家的财经力量,当然会大受立委们的欢迎,于是邀宴、结拜等等便应运而生,带头的便是出身台中的刘松藩(后任立法院长);那时台中帮正当鼎盛时期,包括樱花张、杨天生、SOGO曾正仁等中部富豪也常和他们吃喝玩在一起,连王金平那时的资历都还嫩得很。

“如果说蔡辰洲当选后常和刘松藩他们一起吃饭,就变成十三兄弟会,那立法院当时的次级团体太多了;依照这个逻辑,如果说集思会变成李登辉夺权的工具,那十三兄弟会就是王升要反扑的工具吗?这都可以被赋予政治上的意义。”关中认为情治单位为了要证明他们整肃王升的正当性,并非无的放矢,甚至连调查局长的儿子(指翁祖焯)还到狱中去招降蔡辰洲,要他配合咬说有勾结王升,听王指示扩大势力,还有蒋彦士人马掩护王升,在立法院发展十三兄弟会的“罪状”;“外面的人不知道这些阴谋诡计,但我们深陷其中的人就会感受到那种恐怖……这在古代随便罗织一个罪名,这辈子就永无翻身之日了……”也幸好蒋经国始终对关中信任有加。

提到当年的蔡辰洲,绝大多数的报导评论几乎都是负面的,但直至今日,关中仍对他的为人抱持正面态度,这和外界多数人的印象的确颇有差异。“蔡辰洲是条汉子,虽然后来出了事在判刑前病故,但他没有信口雌黄陷害我们;而且他也是经过初选党员意见反应的程序后,才能提名接受辅选,一切都按规矩来。”关中强调,他在提名蔡辰洲时就对他说不必乱花任何冤枉钱,党部也不需要他做经济上的配合,他只要自己努力顾好选区就好。

关中举证说,当时有一位区党部书记一直陪著蔡辰洲跑选区,有一天这位书记跟蔡说要请一天假,后来才知道这位书记太太刚生了孩子,蔡就包了一个六千元的红包。书记把钱拿到党部来问长官该怎么办?当时书记长詹春柏说若现在退回去,未免太不讲人情世故、不给他面子,等当选后再退回较适当。“所以蔡辰洲对我们感叹说,党部不但没拿他一毛钱,连人情表示六千元都不肯收。后来蔡辰洲在法庭上还当场讲了这个例子,又说关主委找我出来选举,从头至尾请我吃过两次饭,但我都还没机会回请他。”

(待续)

本文由:鸭脖体育在线登录 提供

关键字: 鸭脖体育在线_app登录

上一篇:没有了